a片鑑賞 提供a片服務 a片種類選擇 觀看a片心得 追求a片品質 a片相關問答
a片
 


HOME > live173情色最大差異

西式live173

「喂?現在忙麼?」 「哦,你呀,不忙,啥事兒?說吧,」 「沒事兒,就是心裡亂得慌,想找個人聊聊。」 「哦?你不會是想離婚吧?」我開個玩笑。 「不是想,是已經。」 電話裡傳來的聲音依舊甜美淡然,但在我聽來卻猶如霹靂一般讓我震驚。 「為什麼?」良久,我才問道。 「沒什麼,沒感覺了。」 「沒感覺了?不是別的原因?比如說,別人的出現?」 「唉,你還是那麼敏銳」她嘆一口氣說「是的,是我有了別人」 「好了,別再說了,」我打斷她。 「什麼時候見我一下,我要和你談談。」 「明天吧,下班以後我給你打電話,今天不成。」 「好的,明天見」 「明天見」 放下電話,我陷入了沈思。 大家還記得那個我唯一沒有得到的處女--平麼?剛才的電話就是她打來的。 我沒有想到她會打給我,更沒有想到她會離婚。 當初我們分手以後,零零碎碎的聽說她到外交學院又讀了一個外語的本科,還拿到了學士學位,再後來就跳槽到了一家外企,據說是做行政人事一類的工作,沒什麼職位但是薪水很好,再後來就聽說嫁給了一個外企的白領,在天通苑買了房子,買了車,過得還不錯。再後來就有了一個孩子,男孩兒。六七年了,斷斷續續的有不少她的消息,就是沒有聽說兩口子感情不和鬧離婚,沒想到卻是她親口告訴我。 第二天早晨上班的時候我就和老婆說今晚有應酬晚一點回去,老婆看看我只說了一句「少喝點酒」,再沒有別的話。 我不知道老婆對我外面的事情是否知道,知道多少,但可以肯定的一點,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,不會一點都沒感覺,大概只不過是看在我在家還是一個模範丈夫的份兒上不追究我罷了。 之所以這麼想,是因為有一次她給我講一個故事,說的是一個官太太發現男人在外面養二奶,於是和姐妹們哭訴一番,準備大鬧一場。一個姐妹勸她說「你現在所有的一切,都是因為你男人的官。你這麼一惱,搞不好他就要丟官罷職,沒有了官,就沒有了官太太,也就沒有了官太太現有的一切,你可想清楚了?你是要一個守著你過日子的窮男人還是現在的官太太?」於是官太太頓開茅塞,對男人依舊相敬如賓,男人回家也依舊愛妻疼子,一家人其樂融融。 我想,老婆已經在暗示我了。 只要在北京,我不敢在外面過夜,更不敢太過分。高覺新說得對--「我的維護這個家」。 下午,她的電話打過來了。 「喂?今天方便麼?」 「可以,說吧」 「知道立水橋這邊兒北方明珠麼?」我們的對話簡單明瞭,畢竟有過曾經的一段兒,誰說話什麼意思一聽便知。 「知道,不過我下班過去差不多的七點了」 「嗯,就七點,我在xxxx等你」她說出了一個我不知道的名字。 北方明珠距離天通苑只有兩站地,不過天通苑實在沒有什麼好吃飯的地方,看來她找了一個離家近的地方。 等我找到她說的那地方的時候,剛好七點鐘。 進門一看,這地方是一個西式餐廳,環境挺優雅的。四周環顧一番,看到她坐在一個角落裡向我招手,我走了過去。 好幾年不見,平還是那麼淡然靚麗,臉上少了幾分當年的青春,多了幾分少婦的成熟嫵媚。 「你還好吧?」路上想了半天的開場白,一見面全給忘了,落座後第一句話居然這麼老套! 「剛離婚,你說我能好麼?」她說得倒是實話。 「為什麼?」 「沒感覺了。」 「聽說他還是你自己選定的,怎麼會這樣?」 「你聽說得還真不少啊,這都知道。」她勉強地笑了一下。「先吃飯吧,我幫你點好了。」 我的菜依次端上來了:奶油蘑菇湯,洋蔥沙拉,黑椒牛扒,都是我愛吃的。 我在牛扒上切了一刀,一股血水流了出來,最多六成熟,我擡眼看看她,沒有說話,我的愛好她記得一清二楚,心裡沒來由的一陣恐慌,她離婚該不是為了我吧? 她只要了一個青菜沙拉,和一個紅菜湯。我們一邊慢慢的吃東西,一邊隨便的聊天兒。 說是慢慢的吃,其實以我的速度還是三下五除二,看著我如狼似虎似的吞嚥,她禁不住笑了起來,笑得那麼得開心。